完美世界手游官网隐藏任务 www.gytoi.icu

圖0:我是如何完成從碼農到管理層的過渡的

本文最初發布于 toggl 博客,經原作者授權由 InfoQ 中文站翻譯并分享。

我從來就沒想過有一天我會當上經理。

在暢想未來的時候,我會想當一名碼農,直到我掙夠了錢就考慮轉行。我甚至考慮過完全不相關的事,比如開一家餐館(當我開始按照 J. Kenji López-Alt 的食譜進行烹飪時,會有點忘乎所以),或者買下農場,過上農場主的生活(老實說,只是因為我玩了太多的《星露谷物語》(Stardew Valley)的游戲)。

直到有一天,我的前任老板在 Slack 給我發消息說:“喂,Thiago,我們可以聊聊嗎?”而此時我完全沒有任何思想準備。

全新的挑戰

2017 年 11 月,上面提到的那個老板,Andrin,在一次視頻電話中告訴我,公司已將他調到另一個職位,他想知道我是否愿意接替他擔任前端團隊負責人(在 Toggl,我們稱之為經理)。

于是我要求給我一些時間來考慮這件事。轉行到管理層還是有意義的:畢竟我專業編寫代碼已近十三年了,對編程也沒有當初的激情了,或者說,至少不像我的同事那樣了。我一向是一個喜歡證明自己什么都能學到的人,一個全新的挑戰對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動力。

于是我答應了他,得到了晉升的機會。但并沒有打消我的疑慮,我真的能勝任這份工作嗎?額外的責任對我來說會不會太重了?我的同事們會接納我做他們的經理嗎?我會不會成為公司彼得原理的一個例子呢?

譯注:彼得原理(Peter Principle)是管理學家 Laurence J. Peter 在 1969 年出版的一本同名書,里面提出的“彼得原理”是指:在組織或企業的等級制度中,人會因其某種特質或特殊技能,令他在被擢升到不能勝任的職位,相反變成組織的障礙物(冗員)及負資產。彼得原理解釋了人力資源中的級際競爭,原理中帶有黑色幽默,但是也很現實。

第一次失敗:重要的一課

2018 年 1 月,過得非常緊張。因為在我們的 Web 應用程序中,出現了一個令人討厭的、難以找到的 Bug,它影響了許多用戶,每次收到投訴就讓我感到身體不適。

我沒有組建一個專門小組來解決這個問題,而是試圖自己去解決。因為我覺得,自己還沒有從團隊中獲得老板這個頭街,就告訴他們該怎么做,可能難以服眾。我想,為了贏得他們的尊重,我必須找到并解決這個 Bug。我確信 Andrin 也會這么做。

但是我這一想法失敗了,而且失敗得還很慘。自第一次發現這個 Bug 以來,已經過去了兩個星期了,投訴也越來越多。我一直失眠,一整天都感到頭暈。遠程工作有個問題就是,如果你不吱聲,人們并不會發覺你的絕望。

當我因為打翻一個空杯而大哭起來(杯子甚至都沒有摔破),我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了。于是,我終于放下了自尊,去尋求幫助。

圖1:我是如何完成從碼農到管理層的過渡的

由于整個團隊都在解決這個問題,于是我們在下一個工作日結束之前,終于修復了這個 Bug。在那段可怖的兩周里,我得到了許多教訓,其中最重要的是,我必須學會如何委派和信任團隊。

你自己的團隊領導風格

接受晉升后不久,我安排了與 Toggle 首席執行官 Krister 的會談。他告訴我說,“你必須找到自己的團隊領導風格?!閉饈且惶鹺芎玫慕ㄒ?,完全超出了我的想法。一開始,我做著一些和我想象中的 Andrin 完全一樣的事情。畢竟,他是一個很好的老板,我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是,模仿別人的領導風格并不總是一個好主意。首先,我并沒有經歷過塑造 Andrin 風格的相同經歷,因此,我不能保證真的能夠理解它。其次,這種做法只有在我們都擅長同樣的事才會奏效。

找到自己的領導風格的第一步,是要認識到,在技術上,我永遠不會像 Andrin 那么優秀。他擅長很多我不擅長的事,比如代碼審查。他在許多不同項目中掌握技術細節的能力經常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該怎么做呢?

這一認識,再加上一月份的慘敗經歷,讓我開始考慮領導團隊的不同方式。然后我突然想到:我喜歡和人們交談,而且我有很好的社交技巧。如果我只是跳過一步,放棄技術性工作呢?除了學習如何委派和信任團隊,我別無選擇。

我依稀記得在什么地方讀過這句話:“投入人才的時間是經理人最好的時間投資?!蔽腋芯跽饈且桓鑾坑辛Φ南敕?,我欣然接受,并決定將工作重心轉移到人員身上。

自給自足的團隊

在我們的一對一會議中,我從 Toggl 首席執行官那兒得到的另一個建議是:“讓自己變得多余”。不同于之前的建議,我立即明白了這一點,并將其轉化為一個更為實際的目標:“我應該能夠隨時休假而無需擔心?!?/p>

為了讓團隊能夠自給自足,我需要消除我自己作為單點故障的問題。例如,如果每次代碼的一部分發生中斷,我就自己動手去修復它,那么我這么做,就是在阻止團隊學習如何修復它。又比如,如果我是唯一能夠進行生產部署的人,那么當我不在的時候,團隊就無法修復關鍵的 Bug。

遠離這些并不意味著作為老板,在需要的時候我不愿意事必躬親。恰恰相反,這意味著我必須學會更明智地委派任務。

我選擇這一方法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利他主義,讓團隊更強大,這樣每個人都有更大的成長空間;二是利己主義,當我休假的時候,可以在手機上刪除 Slack,這樣我就可以安心在海灘上享受尼格羅尼酒了。

我知道這聽上去是偷懶的借口,但是要做到這一點還是需要付出努力的。每當我開始感到過于舒適時,就會有些事情變得失控,并提醒我這一點。

不過,有一個問題需要注意的是:當你將自己的一項職責委派給他人時,你實際上有可能會把那個人變成一個新的單點故障。這一問題的解決方案是引入輪崗制。例如,Toggl 的后端團隊有一個輪崗的“Batman”角色,無論由誰身披黑暗騎士的斗篷,都負責回答用戶支持團隊在幫助用戶時遇到的任何技術問題。

冗余經理的想法完全符合我們在 Toggl 的遠程工作文化。我們選擇信任他人,而不是事必躬親,對他人管頭管腳。人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工作時間表,以自己的方式做事,在某種程度上做自己的老板。微觀管理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骯臟的詞匯!

譯注:微觀管理(Micromanagement),亦作微觀管理學、微管理學、微管理或顯微管理學,是商業管理的一種管理手法,與宏觀管理的理念相反。在這種手法里,管理者透過對被管理者(員工)的密切觀察及操控,使被管理者達成管理者所指定的工作。相對于一般管理者只對較小型的工作給予一般的指示,微觀管理者會監視及評核每一個步驟。這個名詞一般在使用上帶有負面的意思。

基于關系的領導方法

一對一會議是 Toggle 工作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公司中的每個人都需要與他們的團隊負責人保持一對一的連續性。我曾經認為,召開這些會議的唯一原因就是為了檢查員工的狀態并為他們消除障礙。

然后,我在面向新手經理的在線課程中接觸到了“領導者 – 雇員交換理論(Leader-Member Exchange Theory)”。這個理論解釋了如何與下屬建立牢固的關系,從而提高他們的生產力和幸福感。

譯注:有關領導者 – 雇員交換理論可見維基百科的解釋:https://en.wikipedia.org/wiki/Leader–member_exchange_theory

掌握了這些新知識后,我拋棄了原來的一對一模式(基本上就是一個無聊的問題列表),并選擇了一種更為隨意的方法:結合一些基本結構的快速回顧,以涵蓋問題、行動和目標。

但是一對一只是基于關系的領導方法的一部分。建立信任和維持任何形式的關系都需要不斷的努力。當你談論老板和員工時,情況也不例外。

一名優秀的領導者必須進入不舒服的環境,并學會如何對團隊更加開放和誠實。我認為,這是我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老實說,我做得還是不夠好。但是,至少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作為經理,你也需要照顧好自己

2018 年 11 月,我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焦慮癥發作。在之前的幾周里,從 1 月份剛開始工作時的倦怠癥狀又出現了,但更強烈:頭暈、昏厥、煩躁。精神壓力大。但是為什么會這樣呢?

這次并沒有外部原因。Web 應用程序很穩定,我從很多人哪里得到了很好的反饋,團隊也富有成效,也很開心。我意識到主要是因為我對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每天我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抓起手機檢查 Slack 并回復新消息。然后,我會翻看日歷,經?;岜壞碧焱硇┦焙虻卻業幕嵋槭墾溝憫卟還?。我的待辦事項清單上,總是有 30 多個項目被安排在當天。盡管我每天跟蹤大約 8 個小時的工作(這意味著在工作模式下超過了 10 個小時),但我感覺自己好像工作了 16 個小時一樣。

由于焦慮癥發作,我休了一段短暫的假期,回來后我開始反思自己的工作日程。我做了四件事來解決這個問題:

  1. 我在手機上刪除了 Slack,這樣我就有了屬于自己的早晨。
  2. 我清理了待辦事項清單。Todoist 是個很棒的應用,但我顯然用錯了。我將許多任務移到了新的待辦事項列表中,并與團隊共享了該列表,因此現在責任也被團隊分擔了。我還重新構建了我的任務優先級系統,這種列表中很少有高優先級的項目。
  3. 我拿回了日歷的控制權。我不再參加一些定期會議,并委派其他人參加。在最忙的日子里,我就用時間規劃。(可參閱 https://blog.toggl.com/simple-time-blocking-tips/)
  4. 我接受了更好的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正如我們的首席執行官多次告訴我的那樣,“保持新鮮和敏銳是團隊領導工作的一部分?!?/li>

我只花了幾天的時間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整理好了,然后回到更健康的工作日程上來。我突然感到內心愉悅,工作又有了動力。令人驚訝的是,一旦你承認自己有問題,解決起來是多么容易??!

后記

經過一年的管理工作,我知道,就我的工作而言,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我仍然懷念技術時代的一些東西,比如作為遠程開發人員,那種沒有會議、有著靈活日歷的時光。但是對于我接受團隊領導工作的決定,我又感到非常高興。我覺得,我不會再回到從前的那段時光了。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發表在www.infoq.cn,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分享這篇文章:

請關注我們: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