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官网隐藏任务 www.gytoi.icu

來源:中國經營報

也有,也沒有。

不知從何時開始,原本藏著掖著的“996 工作制”(每天早九點至晚九點、每周六天工作)被某些用人單位理直氣壯地擺到臺面上,并附加上“勞動光榮”“不愿者好走”,甚至“不配合當心飯碗”“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員工多的是”之類或“正面激勵”、或“反面警告”的備注。

一些為“996”辯護者引經據典,稱“996”工作法系“借鑒國外經驗”“硅谷很多企業就是這么做起來的”。那么,北美真的有“996”嗎?

也有,也沒有。

說“沒有”,是因為不論美國或加拿大,在官方法規里都并不提倡和鼓勵“996”。

在這里必須先澄清一個概念,即近來被一些國內雇主所鼓吹的“996”,并非單純指工作時間,而是指雇主有權要求雇員無條件服從這種工作時間安排,且不得為“996”要求額外的報酬,簡單說,就是“要無條件像正常上班那樣加班、且不能要加班費”。

先說美國。

美國 FLSA 僅適用于固定工,而小時工等非固定工則不受限制。不僅如此,一些雇主為節約加班費,刻意鉆 FLSA“三類豁免職業”的空子,把一些實際上從事其他工種的雇員也算成“管理人員”或“工程師”,這樣一來在 2016 年 12 月 1 日新規生效前,美國勞動者中僅7% 可以按規定強制獲得加班費,即便新規生效后這一比例也不過上升至 35% 而已。

而“自愿無償加班”則在許多競爭性強的行業、尤其創業型的中小性企業中十分普遍:在這些行業、企業中工作的許多員工,為了保住飯碗、收入,為了在殘酷的行業和崗位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自覺自愿”地長期超時工作,而不會向雇主索要額外報酬,甚至刻意不讓雇主和其他同事知道自己“無償加班”,在硅谷、華爾街等新興創業型企業密集、競爭白熱化的“金邊地帶”熱門行業中,這種“自愿的 996”是很常見的。這類“自愿的 996”通常屬于中產階級,甚至“高中產階級”。

再說加拿大。

加拿大 CLC 僅適用于政府雇員、公營企業、受政府監管行業和公共服務領域,對于大多數私營和中小型企業不具備強制性和約束力,也不適用于小時工等非固定工,盡管事實上即便在“不適用”行業、企業中工作的勞動者,在加班及加班費問題上同樣有權投訴,并常常勝訴,但他們畢竟會處于較前一類行業、企業勞動者更不利的境地,如果他們同時又不是任何工會的成員,處境就更加不利。

和美國一樣,加拿大也存在一些因競爭激烈,擔心飯碗、職位和收入受影響而“自愿無償加班”的中產階級、“高中產階級”,不過相較美國,這種情況要少得多,因為加拿大地廣人稀,競爭白熱化的行業也少得多。

不難看出,北美的“996”主要集中在收入較高、崗位較重要階層,且多為“自愿”,而對于中低收入的普通勞動者,則通過聯邦和地方兩級法規加以?;?,規定并強制執行加班費標準(加拿大還限制了最長加班時間),對違反規定者給予嚴懲。

與之相比,中國國內近期被炒熱的許多“996”,不但屬于強制性質,而且往往針對雇員中的“弱勢雇員”階層,將這種性質的“996”比附北美,是不折不扣的偷換概念。

對于不合理的“996”,應該更多依靠立法、監督和執法來加以約束和規范,而不能僅僅依靠道德、社會輿論和企業、企業家的“人品”。

余下全文(1/3)
分享這篇文章:

請關注我們: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